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后宫多怨女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后宫多怨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再来说说这碧霞宫的根末屈直。碧霞宫本非为宫,也并不在三宫六院之内,原先它只不过是一个苑。按常规,皇后以下设皇贵妃一人、贵妃二人、妃四人、嫔六人共是一十四人分住在东西六宫。皇后居中宫,其次才是东、西宫。也有皇后住东宫的,如清朝两宫后太后,东为正,西为辅,慈禧照理是二把手。嫔以下又设贵人、常在、答应等都是无定数的。所谓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都是根据各朝各代自行而定,并无一定的法律条文。皇帝把自己的老婆统称为妃子,哪个敢去和他理论?试想皇上忘了自己的老婆的事,也非是有人在此危言耸听、蛊惑人心,君不闻还有粉黛三千乎?三千粉黛做何使?如碰上些短命的皇爷,怕是天天拜天地、夜夜做新郎都来不及哩!暂且不谈历史,单说这碧霞宫的佟碧玉是何来历?
佟碧玉原本是某边关镇守使的女儿,佟老将军带着妻儿老小一大家子人口常年驻守在冰天雪地的大漠之中。就这样,当时的皇老太后仍不放心,怕他里通外番,有不臣之举。后打听到老佟有个未出阁的女儿,遂生一计,也不问此女模样丑俊,个头高矮,黑白胖瘦等等,胡乱娶来给了个妃子的名号便成了她家的儿媳。那佟碧玉初来乍到时,因是高原气候的影响,五官虽然整齐,面容实是不敢恭维,双颊飞起两朵红云,皮肤又粗又糙。当朝天子拜堂成亲之际,稍稍瞅了一眼他的新妃便恶心地扭过脸去,自此之后便成了肉包子打狗,佟碧玉自此之后便成了夜夜昐郎归的痴情妇。她常年累月地由几个宫女陪着住在那个碧霞苑里,守寡不像守寡,望夫也只能望夫,肚子里积攒了一大堆怨气怒气。幸好老皇爷三十几岁便短命而死,给了她时来运转之机,众大臣经三番五议、反复推敲、认真考察之后最终选定她的儿子坐了庙堂。
碧霞苑是佟妃来时专为她修建的一所寝宫,屋宇不大,位置却好,楼高三层,紧挨着皇家花园,流水潺潺,时常有鸟语花香扑面而来,倒不失为一处静养修神的极品所在。奈何佟家姑娘芳龄才刚交二八,离頣养天年尚有些不短的距离,再加上她自幼在边塞长大,喜好射猎骑马,草原上狂奔。忽一日变了环境,自家的男人夜夜搂着别的女人睡觉,闻其声不见其人,连个聋子耳朵都比不了的,如此她怎能耐得了这般寂寞?但是皇家规矩大,墙高宫深戒备深严,莫非她一个小女子还能换了袍服到大街上去驰骋闲逛不成?
当然,朝庭后宫里也非她一人如此,时不时有别宫的妃子跑到她这里来耍点嘴皮子上的功夫打发时光聊一聊闲天。通常来的有张妃王妃李妃王妃还有一个叫丽妃的娘娘,张妃话少,王妃口拙,唯有那个丽娘娘最是快人快语,口快心直见识又广,常常逗得她捧腹大笑不止,忘却了烦恼事。
有一日,姊妹两人坐在几前闲话。丽娘娘突然问道:
“妹妹,皇上宠幸过你几回了?”
佟妃顿时红云遮面,半天言语不得。她虽是过门日久,但如今还是女儿身呢!如若实说,羞于启齿,倘若假说,一时又开不得口。
丽娘娘以为她是怕羞,就说:“怕什么?你我都是过来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你不说我说,咱家皇上可是宠幸我有七八次了呢!最难忘的是大婚那日,皇上搞得我难受,血都流了半酒杯不止哩!”
佟妃不知是因为羞怯还是别的什么,她急忙扭过脸去。
丽娘娘不明佟妃的心事,强扳过她的身子,问:“妹妹,我都说了,你呢?”
“……有几回了吧!”佟妃嗫嚅道。
“这不就结了嘛,男女之事说穿了还不就那么回事。要我说,下辈子嫁谁也别嫁皇家,有男人跟没男人有啥区别?有时候急了恨不得拔根萝卜**去哩!”丽娘娘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说,“妹妹,我给你讲个插萝卜的故事吧!”
不等佟妃言语,也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丽娘娘话题一转,就自顾自地开始讲起了她的“插萝卜”故事:
“说的是有个女孩,年已及笄,尚未婚娶。女孩夜不成寝,日日想那事儿。无奈她去祷告灶爷说:‘我想要一个那物事儿,万望灶爷成全’。过了一日再行祷告时,突见灶爷供台上有一纸包,女孩兴冲冲地打开一看,不知是个什么东西。女孩喜不自禁,大白天就急忙脱了衣服,拉开被褥一试,,顿时舒畅无比,未经几次三番,到了尽兴时,不由高声呐喊起来。姑娘的嫂嫂从门前路过,听着声音不对,寻常时间一个女娃儿哪会发出这般声音?嫂嫂捅开窗户纸往里一瞧,没看到有男人踪迹。过了一会儿,她才看到女孩鬼鬼祟祟从被筒里拿出一物,小心翼翼地用纸包好,放到灶台上。第二天,嫂嫂拿了灶台上的那物,看着甚是诱人,她回到房里自己一试,果然非比寻常。嫂嫂起身穿衣,心里暗斥道:‘死丫头还未出嫁就想此事,传扬出去成何体统?’嫂嫂盛怒之下,就把那肉椎儿细细切成片,放在锅上用小火焙黄,砸成粉末,仍旧放于原处。未几,姑娘出嫁,请来许多宾客吃酒。大师傅遍寻花椒粉不见,忽然看到灶台上的纸包,打开嗅了嗅,感到味道不差,就放入锅里做佐料。客人吃了宴席之后就觉得P股发痒,纷纷借口往外跑去。姑娘的父亲送客回来,进门一看怎么客人一眨眼都不见了呢?急忙出门去寻,猛抬头看到自家的萝卜地里蹲了一群人,男男女女每人的P股里均插了个大萝卜。父亲生气,心想肯定是大师傅搞了什么鬼,返身回家推开橱房门一看:大师傅正脱了裤子趴到案板上,P股里插了个马勺把儿,一只手还再摇呢!……”
丽娘说罢,自己先笑了个前仰后合。佟妃捂住嘴,眼眶里却渗满泪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