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边关有事 太监出征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边关有事 太监出征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朝堂之上,众大臣议事。皇上陛下金口一开,玉言便出,照猫画虎道:
“众位爱卿,有朕的小弟潘又安,大家是知道的,小王爷的干活。他一直在母后身边做事,跑前忙后,把母后侍候得舒舒服服,其功不小。现朕奉母命,引荐于大家,想在朝中谋个差使,不知哪位卿家说话,看哪里有闲职,官不论大小,分他个事做做?太后高兴,朕也卸了担子,不然回宫之后老娘们跟前不好交差。”
这本是太后娘娘事前教好的台词,小皇上背诵了几个时辰尚有多处纰漏,倘若是现编现演,还不知会是什么结果呢?
文臣武将,百十人等,均面面相觑,心想一个没把的阉人只在后宫侍候娘儿们也就是了,出来做事岂不让人耻笑我天朝没人了!但是慑于太后神威,皇上又是这样语言,因此大家都不作声,看小皇上自己有何妙招,莫不成还要硬塞到哪个部门不成?如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国库里空虚,哪有闲钱养闲人?
小皇上等了一会,不见有人说话,刚想说:“有事启奏,无事散朝”,昨晚因默记母后授于的台词,耽误了功夫,夜里在皇后娘娘处又多吃了几颗豆豆,荒了睡眠,这阵正发困呢!巴不得早说散朝,好回内宫喝茶歇息游乐。母后如是要问,他就推给这些狗日的大臣,事到临头耍滑头,个个瞪眼不开口,他总不能撬开人家的嘴吧!他虽是也喜欢这个兄弟,但由于俩人都是母后的儿子,有时怕他有一天当了二皇上,他说话就不怎么灵了。因此他也不想让这个小太监出来在朝中做事。奈何母后发话,他不得不听的。众臣不做声,正合了他的心意。皇上的一个“有”字尚未出口,忽听报事的黄门太监急匆匆跑进朝堂亮着鸭声高叫道:
“急报,边关八百里加急公文!”
“念!”皇上说的这个字,都是固有模式,一般不会出错的。
执事太监接过公文揑着嗓子郎声念道:“边关事急,有敌来犯,恳请陛下速发救兵!”
“谁去?”皇上问。
众臣无语。刚才是面面相觑,这次是低下头去,生怕皇上看到自己的面孔点到自己的名字。
“妈的,”皇上骂道,“老子养你们白吃饭呀!”
皇上说罢又觉用词不妥,急忙纠正说:“刚才那句,妈的后面是朕,不是老子。”
朝堂一片嗡动,有人想笑,又怕发出声来,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正当此时,有兵部尚书出班奏曰:“吾皇万岁,臣闻小王爷潘又安文韬武略,不同凡响。适才皇上给他找活干,依老臣愚见,不如就派他前去讨贼,必获全胜。”
佟老将军不是傻瓜,又岂能拿国家大事开得玩笑的?只因前次女儿怀孕归家,他好生气恼,盘算来盘算去,定是宫中出了假太监,而此人必是碧玉的贴身小太监无疑。将来如不慎传出,他佟老将军一世英名扫地,祖宗先人颜面何在?不如乘机借番刀杀内贼,派这个乳臭未干的假太监出战沙场,活着回来是他命大,如若战死,倒也落个干净。如其不然到那时他再携二子挂帅,领兵出阵,灭了番寇。建了此等大功,保得社稷平安,赢得满堂喝彩,无形中也是支持了女儿,皇太后在后宫的地位更加固若金汤了。
小皇上口干舌燥,急着回宫休息,听老国丈发话说派小兄弟领兵出阵,顿时大喜,一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二是母后那边也有了交待。小弟的差使好不好是她老爹的主意,他虽是皇上,也不能驳了姥爷的面子。一箭中了双雕,一只扣逮俩兔子,这样的好事哪里去寻?如此一想,便发话道:
“佟爱卿言之有理,就命朕的皇弟、潘又安潘将军领旨出兵讨贼。凯旋之日,朕再论功行赏,封他为更大的将军。”
皇上无能,小太监潘又安可不是草包的角色,这几年跟定师傅老师,文也读了几本,武也习了几路。但毕竟是尚在少年,力气方未长成,知识有待丰富,武功尚需磨练。奈何小太监头次上朝,就拣了个将军做,领兵出征杀伐,是何等的威风!心中又喜又怕,躲在大臣们的P股后面,正战战惊惊哩,被他的两位“大舅哥”(太后的兄长)拍了一把说: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接旨呀!”
小太监急忙匍匐于地,高声大叫道:“吾皇万岁,臣领旨!”(这也是事先经过训练的礼数)。
朝堂上的文臣武将,对皇上的这一裁决甚是不满,但是又不敢直言劝谏。怕是一开口皇上把担子压到自己肩上,岂不是无事找事。再说了,皇上一言,就是圣命,君命一出,尤如覆水难收的。谁敢斗胆让皇上改圣旨、那不是拿脑袋开玩笑吗?
下朝之后,傻皇上下了车辇,喜气洋洋直奔碧霞宫,见了太后便高声大叫道:
“母后母后,事办妥了!”
“怎样妥了?”
“小弟已被朕任命为边关大将,择日就要出征挂帅的。”
“胡说,”太后气得差点没有背过气去,斥责道,“他小小年纪,初出皇宫,封他个文职便了。让他戎马开疆,这不是逼他去送死吗?这是谁出的损招,捉来给母后杀了!”
“母后,实不相瞒,此乃是老国丈、朕的外公之计,朕不得不依。”小皇上知道干了错事,先把责任推开,然后规规矩矩站立一侧。
太后佟碧玉心下一惊:父亲为何出此毒招?莫非他对女儿不满,借机公报私仇不成?又一转念,事已至此,圣旨是无法改的,还得仰仗两位兄长扶助,遂传懿旨把两位少将军请到后宫议事。
佟太后说:“哥呀,你们二位都是哀家的连心肉,事到如今我也只有劳动你俩了。小太监是我的掌心疙瘩肉,关系我就不明说了。这次出征,你俩必须亲自前往辅助,不管战胜战败,务必让小安子活着回来,倘若是少一条胳膊断一条腿,哀家也不活了,任凭你们父子朝堂上扑腾去吧!”
两位少将军虽是武弁出身,但厉害关系还是懂的。当初不是甥儿坐了帝位,妹妹顺理成章地登上太后宝座,这阵他们父子没准还在塞外听风观雪哩!如今听妹妹发了狠话,方才知道这个小太监在妹妹心中的地位,遂伏在地下磕头说:
“万请娘娘一千一万个放心,有我俩在,必有小王爷在。就是我俩不在了,也要保得小王爷在!”
佟太后一块石头落了地,笑道:“如此最好,尔等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