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首战告捷 擒女番将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首战告捷 擒女番将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率领十万兵马,浩浩荡荡杀奔边关而去。不数日,几近边疆,忽有探事小卒来报,说边关城池已经失守,守将耿成忠以身殉国、壮烈牺牲。余众或散或聚,已是溃不成军。
潘又安转身征求佟氏二将有何妙计。二将说:
“大帅,我军初败,敌兵亦是疲惫不堪、死伤惨重,不如乘势攻击,打他个措手不及。”
小太监摇摇头说:“不可。敌军刚胜,来势正猛。我援军远道而来,多是人困马乏。本帅主意已决,今夜就地安营下寨,我见此处空旷辽阔,山青草绿,正好来日与敌会战。”
两将闻言大惊:打仗又不是游山玩水,谁顾得了山青草绿?这娃娃定是畏敌如虎,听说守军败了,想要退缩。遂急忙滾鞍下马,伏地不起,说:“主帅万万不可,我军初来,如不急攻,挫敌锐气,倘若是晚间敌寇偷袭,我军猝不及防,必然大败。”
小太监命人扶起二将,轻轻抚慰其项背,笑曰:
“两位将军多虑了,小可虽然不才,但从不把小小番虏放在眼里。两位将军只管帐内饮酒,且看小可演一出灭番好戏。”
佟家二将暗暗叫苦不喋,心想兵败事小,万一小太监陨命疆场,太后妹妹那里如何交待?
原来,小太监的一日之师老李头悬梁自尽之后,太后娘娘又给他另觅了一位武林高手孟浪孟伯雄为他教习武功。孟浪非浪得虚名,他武功高强不说,又遇高人传授兵法,一直想报效国家,只是苦无良机。当他得知小太监非阄人之后,并未像老李那样愚蠢地自杀避祸,反而眼前一亮:朝中能混入假太监,必非常人所为,定是有一个强大的靠山在后。此人也非别人,既是太后宫中的人,又封了王爷称号,十有**是太后的人无疑了。孟浪决意投效小太监,由此取得太后的青睐,有朝一日也好展示自己的才华。小太监自然清楚师父的本领,挂帅之后便悄悄把师父请来,先化妆成贴身小卒,不离左右,以便时时请教,就地休整这一计就是师父事先授意的。
当夜无话,番敌并未如佟家二将所预料的那样来偷袭大营。是日清晨,有军来报:敌军数万前来叫阵。
小太监按照师父的妙计早已安排停当,然后集合兵马出营布阵应敌。
番兵队里亮出一员女将,高声叫骂,指名道姓要潘又安出来搭话。
小太监很是纳闷:“自己没名没份的,初次领兵作战,这番女怎知咱家姓名?”有道是强男不怕女壮,公狗不让母犬,小太监仗着练了几年功夫,也是想试试自己有几分能耐同, 又加上他本就是好色之徒,眼见是个女的,心中难免有些发痒。不待佟家二将说话,早已摇枪驱马,到了阵前。潘又安抬眼一瞅,眼前这女子,花容月貌,气宇不凡,一双大眼,两道剑眉,鼻直如竹,唇赛樱花,皮肤虽是黝黑,黑有黑的妙处。娇躯似杨柳,身轻赛飞燕,上着防身的甲胄,肩披一件猩红的战袍,胯下一匹白骏马,舞动双剑,声似银铃,真乃天女一般。小太监看罢顿生邪念,不由暗想:如得此女眠上一夜,换个神仙都不给的。
女番将看这小太监时,也是暗自嗟叹不止:果然中原好一表人才,一张椭圆脸,两颊起红云,既不胖又不瘦,更有明目俊眉,唇红齿白,肤白如雪,颏下无须,个头高矮均称,身子矫健如猿。着一身银盔银甲,也是一匹银鬃宝马。潘又安,好名字,古代有个叫潘安的,分明又是一个小潘安临世。可惜这样美男子,却被人去了势,挖断情根,否则掳去番国,结百年好事,度此一生,岂不比做个神仙快活?
小太监枪交怀中,两手合拢,马上打一躬,道:“姐姐在上,小弟这厢有礼了。”
女番将噗哧一笑,揶揄道:“一个阄人,自比什么小弟?罢了罢了,小女子还礼就是了。”
小太监脸上一红,言道:“姐姐没见,怎知我是阄人?”
女番将道:“太监不是阄人,难道还会多出一物?”
“姐姐没听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的吗?”
“你这厮倒会油嘴滑舌,男女有别,你我又是两国之人,教我如何能够看得?莫非你是赝品太监不成?”
“我若是赝品太监,姐姐肯嫁于我否?”
“阴阳人休得无礼,看剑!”
小太监一枪架开,含笑道:“姐姐凭般心急,小弟话尚未说完哩!”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能有什么好话?”
“看姐姐貌赛天仙,哪里会干杀人的勾当?不如随小弟投了我中原大国,强似你在大漠吃苦。”
女番将又是一剑剌去,厉声骂道:“中原有什么好?似你这般人物,竟让做成阄人,不男不女的活在世间有何乐趣,不如撒泡尿淹死了,省得让人见了惋惜。”
小太监举枪挡开,讥笑说:“姐姐,莫若咱俩打赌,你让开些,我脱了裤子你看,如若我果真货真价实时,你肯嫁我否?”
女番将大怒,斥道:“呸,不要脸的阄人!休耍贫嘴,快快接招,免得到时我不小心一剑戳你个透心凉,还怪我塞外天气不好,惹你伤风感冒了!”
小太监见番女武功高强,双剑尤如灵蛇出洞,一剑快似一剑,招招都是奔要命地方而来。他不敢怠慢,左推右挡,哪里还有嬉笑谈天的功夫?
俩人言语不合,纵马舞枪挥剑,战在一处。
若论武功,女番将技高一筹,若比力量,小太监占了上风。此长彼消,避重就轻,你来我往,反来覆去,八只马蹄儿乱蹬,两双手三支兵器齐飞。草地上上演了一出绝妙的吕布戏貂蝉,大漠中两个美男俊女誓要一战定雌雄、分公母。不消半个时辰,女番将已是体力不支,香汗淋漓,花枝儿抖个不住,气喘吁吁难定。
佟家二将看得目瞪口呆,没料想小太监竟有如此手段。俩人未能阻止住他,本想出阵助战的,现在看来有些多余,凭本事谁在谁上还未必得知呢?
女番将名叫乌尔苏丹,年刚十七,生得美若天仙,草原上人称黑牡丹的便是,她是单于王乌突里希的公主。不是她轻敌,而是听说南朝派个去了势的阴阳人领兵会战,觉着甚是希罕好奇,以为阄人好欺。遂征得父王恩准,打马出阵,指名道姓要会会这个不男不女的小太监。谁知一交手方才知道,这个小太监并非是吃素的,都说是骟马雄壮,莫非阄人也厉害?
两人战到五六十合,小太监用枪隔开双剑,伸手搂定乌尔苏丹的杨柳小蛮腰,奋起神力发一声喊,硬生生将黑牡丹抱了过来。俩人脸贴脸,面靠面,头颈交错,紧紧搂抱成一团。乌尔苏丹此时虽是长剑依然在手,但已派不上什么用场,只有双手朝天乱舞的份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