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小太监扬威大漠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小太监扬威大漠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单于王乌突里希见爱女被俘,顿时恼羞成怒,急催胯下乌椎马,挥两把大砍刀,鸣哩哇啦一声喊叫,直向南军阵里冲来。小太监刚刚扔下小番女,老狼主跟P股就杀过来了。小太监还要二次进场,佟家二将不允,打马上前,劝道:
“主帅且歇息片刻,待我二人会会此贼。”
小太监初生牛犊不怕虎,毫不相让,笑说:“莫非二将争功乎,既如此,功劳簿上记谁的名字合适?不如我一人吃饱算了。”
仨人争执不休,眼见大单于已经杀到面前。仨人仨马只得并排站立一起,看看番虏王有何举动?
老狼主哈哈笑道:“有你们这么不讲理的吗?三个打一个。我建议你们俩大个退立一旁观战,待我捉住这个小太监拿他去换回我女儿,这样不失公平吧?”
潘又安抬头看这员番将,与众甚是不同:只见他头插雉鸡尾,脖子上挂着俩狐狸尾巴,狼皮坎肩,虎皮大衣,皮鞋、皮裤、皮帽,袜子、裤衩子看不到,没准也是皮的,整个一皮货商的干活。再观面相:扫帚眉、水牛眼、蒜鼻阔口、青面獠牙,两只大耳朵分列两侧,宛如一边爬着一只癞蛤蟆。胡须七长八短,有几根黄的,有几根绿的,有几根黑的,其余是白的。身高按老尺子算有七八尺,按新尺子算超过两米。体重大约估计最少也在三百斤以上(毛重)说话。看看人家,比比自己,小太监很是有些自惭形秽,暗忖这仗无法打,不在一个级别呀!
单于王看小太监半天不吱声,还以为是他怕了,哇哇大叫道:“小南蛮,你若怕了就速速退去,还了我家公主。或者你降了算了,回去也没用,你们的江山早就易主了!哈哈,要不咱们明天再战,顶多让你再多活一天,何去何从,你自己琢磨?”
“不行,现在就战,我一定奉陪到底!”小太监暗暗吃了一惊:莫非朝中出了变故?转念一想,大狗熊必是使诈。再说即便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今天不和这个贼头决一高低,反倒张了他的威风,他想用巧劲胜他。就说,“大狗熊,咱不比力气活,比点别的,你看如何?”
“快说快说,比什么?”大单于牛眼一瞪。
“比赛马、比投掷、比老鹰捉小鸡……”一连十几个项目在小太监的脑子里过了一遍,没有一样称心的,比爬树当然最好,或者翻墙,这都是他的拿手好戏,可惜这儿连个树影儿也没有,更别说屋宇墙头了。
“小乌龟王八羔子,再不回答我可要出手了!”单于王叱喝道。
“比射箭!”小太监被逼出一个弱项。他不知道草原上的人骑马射箭乃是家常便饭,虽然他也学了几天射箭的勾当,但要和人家相比,不是一般的差距哩!奈何话一出口,就无法收回来了,军前无戏言嘛!
“好,就和你比试射箭!”乌突里希正中下怀,高兴的哇哇大叫道。
小太监底气不足,他自己出的主意,怎能自打嘴巴?但是两军阵前,气可鼓而不可泄,他只好强打精神,开口问道:
“你说怎么比?”
“咱们俩每人退后五十步,共是一百步。你射我三箭,我射你三箭。射死活该,射不着算平局。这公平吧?我大你小,我不能以大欺小,先让你射如何?我说开始,数够十个数字,你没射出算作废。”老狼主订出了射击规则。
既然已经被逼上马了,人不走马还跑哩。小太监无奈,只好退后五十步再说。他心里还在盘算:师父那边怎么还没动静?该是时候了!若要天助先要自助,既然大狗熊说了先要他射,射他三箭再说,没准瞎猫逮个死耗子哩。想罢,小太监弯弓搭箭,瞅定乌突里希的面门,“嗖”一声射去,老狼主头一扁,没中。
“一箭了!”单于王在一百步开外喊道。这么远的距离,听起来声音仍像是打雷一般。
小太监摆好了姿势,稳了稳心态,他估计大狗熊的头往哪儿歪,好做个提前量。左右各是五五开,他不知乌突里希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习惯往右偏还是往左偏。半晌拿不定主意,最后他选定惯常人的右。单于王正好是左撇子,这一箭又偏了。
“两箭了!”单于王在远处得意的喊道。
佟家二将开始发急,心想第三箭若是再射不中若论到人家,小太监必是凶多吉少。这二位自幼在边关长大,深知番人的箭术厉害。小太监偏偏不知天高地厚,选别样不好,非要往人家枪口上撞。真是半夜里摸阎王爷的脑袋瓜儿,想死等不到天亮了!他死了不要紧,太后妹子那里如何交待?这两个又气又急,眼睁睁看着小太监放第三箭。
小太监有意拖延时间,他估摸着师父那边该有动静了。因此磨磨蹭蹭,眼看老狼主已数到十,佟家二将丢失了这唯一的最后机会,一个推一个拍,嘴里嚷道:
“快射呀,再不射就没机会了!”
也是凑巧,平常的箭都是撒手而出,这支箭因借了佟氏兄弟的力道,小太监刚瞄了个大概,箭杆便脱手而出。老单于左摇右晃,忽听“噗”地一声,那支箭正中他的面门,老狼主“哎呀”应声从马上落下。
正当此时,忽听敌兵后面,左右两旁,刹时之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还有无数的烟火腾腾而起。小太监知道师父已经得手,遂将手中弓弦一挥,南军倾巢出击,可惜老狼主尚未来得及从地下爬起就已被乱军踏成肉泥。
番兵队伍,前后左右“四面”受敌,老狼主又中箭倒地,正不知作何应对时,小太监的兵马已经杀到。番兵番将皆成了无头苍蝇,不消几个时辰,几万人马只有千十人突围而出。
佟家二将还要率军追杀穷寇,誓要赶尽杀绝,不留后患。小太监在后大声制止道:
“二位将军罢了,快快传令收兵去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