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番邦女含羞允情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番邦女含羞允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佟家二将正要带人马歼灭漏网之敌,不想却被小太监拦住,甚是不解。问道:
“大帅为何不一鼓作气把这些王八羔子剿灭了?你这不是放虎归山吗?倘若日后再让他们聚集起来成了气候,更是后患无穷。”
小太监说:“二位将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二位不曾听说过敌国破,谋臣亡这一事吗?好狼都知道不吃小羊,留着养肥了再下手。如果边关年年无事,朝庭尽享太平,咱们这些做将军的武官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佟氏二将如梦方醒,暗暗赞道:别看这小太监比别的太监多长了点东西,心眼也是多了一个。当初如不是太后妹妹高见,成全了这个假阄人,必定成了废人,岂有今日大捷?这样想罢,二将便说:
“大帅英明,既如此,那就安顿好戎边将士,我们速速收兵回京去吧!朝庭里还急等着我们凯旋而归呢!”
小太监满脸含笑道:“急什么?打了败仗急,打了胜仗也急?传令下去,放假三天,杀牛宰羊,犒赏三军,本帅还没有好好欣赏一番这北国美景哩!”
真乃此一时彼一时,一个滥芋充数的小太监竟靠着太后的支撑,边关打了一场胜仗就不知自己是何样人了?然而说归说,佟氏二将既不敢小觑也不敢得罪了这个小太监,怕他回去在太后面前“美言”几句,他们哥俩就睡不安稳觉了。不过,小太监也确实有些本事,令佟家二将不佩服也不行。
此事还有蹊跷,原来小太监在阵前听了老狼主那句话后,心里当时就犯开了嘀咕:莫若朝庭真出了事,他们这样回去岂不是白白送死?所以他想和师父孟浪好好商量一下再定。还有,那个绝色美妙的小番女尚绑在他的大营之中,不乘此机会好好消遣消遣,急着班师干什么?正是:乘兴携得美人归,哪怕回家遇见鬼!
孟浪施了个疑兵之计,小太监在前头与敌当面交锋周旋,他则带了少数精干人马迂回到番军阵后左右,约定时间一起鸣放鞭炮、敲锣击鼓等。番兵不知是计,眼观四周全是“潘”字大旗,还以为是遭到包围,再加上老狼主中箭,于是自乱阵角,互相践踏,被小太监的队伍杀得七零八落,等逃往大漠深处清点兵马时已不足两千余众。
小太监大摆庆*宴,佟氏兄弟众将官等纷纷称赞小太监英武无双,捉一杀一,而且用兵如神,赛过当年诸葛武侯,一举歼灭不断骚扰边界的强贼,立盖世之神*,取惊天之大捷。尽说从此天下无事可以高枕无忧了,边关蛮夷闻风丧胆,至少十年之内不敢南向。
小太监微微一笑说:“人贵有自知之明,我乃五体不全之人,诚蒙太后娘娘抬爱,收为义子,一步登天。又遇高人指点,学成文武二艺,致使才有今日。我小太监非忘恩负义之人,太后娘娘与我情比母子,恩同再造,后必重报,这里就不说了。今天我就把我的授业恩师孟浪孟将军请出,大家一见。敌后放火,鸣炮击鼓,虚设旗号等全是他的主意……”
众人举目一看,帐前立有一人,身高不过五尺,瘦骨嶙峋,面如淡金,眉稀发少,眼特大,鼻扁平,唇翻齿露。其貌虽不扬,却不知此君饱读兵书,武*高强,而且常有怀才不遇、报国无门之志。不是小太监的缘故,怕是老孟终生难遂其愿了。
佟氏二将带头呼道:“孟将军既为大帅之师,请上座。”
孟伯雄谦让道:“小可一介白丁,岂敢坐于将军之上?随便坐下讨碗酒喝,已是三生有幸了。”
众人还要谦让,小太监说:
“师父,不是你的*劳,哪有今日之胜?你常教诲我,将相本无种,男儿自当强的,放到你身上也正合适。来来来,大家都是自家人,你也别客气了,咱爷俩坐一处就是了。”
孟浪孟伯雄这才坐于小太监下首。
小太监乘着酒兴回到中军大帐之内,刚要入睡,猛想起一事,忙问手下兵丁:
“那位番女可是给吃了饭的?”
“启秉大帅,给她送去饭食,她拗住不吃。”小兵回答说。
“现在如何?”
“正绑在营前一根拴马的柱子上。”
“带进来!”
“是。”小兵答应一声,回身退去。
不一会儿,乌儿苏丹被五花大绑着押了进来。
“松绑。”小太监命令道。
“大帅?”小兵犹豫道。
“妈的,这么点事都办不好。”小太监骂了一句,亲自下去把绳索解开,又对小兵说,“出去!”
乌儿苏丹睁开明目,怒嗔道:“要杀便杀,还要怎地?只是可惜了……”
“你可惜什么?”小太监笑盈盈的问道。
“可惜我败在一个阄人的手里……”乌儿苏丹余怒未消的叹道。
小太监笑道:“这一点你倒不必婉惜,实话对你说吧,我绝对是个男人无疑。”
“你曾经是男人,可惜现在不是了,你是太监,是个没用的太监。你说你不是?皇宫里混进个假太监,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亘古未有的事,哄鬼去吧你!”乌儿苏丹讥笑说。
“妈的,我今天就让你认认老子是真是假。”
小太监说罢,走过去一猫腰将乌儿苏丹拦腰抱起。
乌儿苏丹边挣扎边说:“将军不可用强,奴家还是女儿身哩!”
“那正好让你开开眼界!老子爱的就是没有被人垦过的茅草地。”小太监用力把番女扔在军用大床上,不及解衣脱靴,一股**腾腾升起,就要行不端之事。
“将军,将军……”乌儿苏丹娇喘不已。
小太监不依,迅速解开番女的腰带,隔着袍服,两手径直往纵深里探去,一只手走上三路登雪山峰顶,一只手走下三路去……。小太监本是行家里手,经营此道更乃轻车熟路,不一时便触到两个紧要去处。
“将……”乌儿苏丹的身子开始软了下来,美目紧闭,两腮绯红,香汗淋漓,口中吐气如兰,阵阵沁人肺腑,渐渐她即没有了说话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