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王丞相设毒计陷害太后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王丞相设毒计陷害太后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皇后的父亲,丞相王书贵,可谓是三朝元老了。先皇暴卒,英年早逝,生前皇储尚未来得及册立就撒手乘龙辇奔西了。王书贵几个老臣,诚惶诚恐,费尽心机,绞尽脑汁,筷子里挑旗杆,矮子里拔将军,猪八戒撒尿,最终淋到傻帽儿头上。
不怕皇上愚钝,就怕皇上英明。当初赵高为何立连马鹿都分不清的胡亥为帝?曹孟德为何不选个大些的娃娃挟挟?还有,还有像诸葛亮拥傻刘禅这个问题太复杂一两句话说不清就不说了。总之,王书贵之心,路人不知,只有他自己明白。随着事情的进展,王丞相渐渐发现,他在朝中为丞相,女儿在后宫做皇后,自然已是位极人臣人若枭龙了。然而到了这个份上也有不尽人意处,女儿嫁了个居然不会房事的傻瓜不说,后宫还有个专权跋扈的皇太后。朝中大臣也不是统统唯他命是从,太后的父亲和两个兄长也都身居要职,他时刻都有不安的感觉。王书贵冥思苦想,佟氏一门一日不除,他就一日不能高枕无忧,他要一人独揽天下。
他终于想出一个找人拔剌借狗撵鸡的绝妙好计:私通番邦,里勾外连,一举除了心病。王丞相想:若是番兵犯境,必是佟家父子出兵。到那时朝中空虚,他和他的几个心腹门生,借机找茬儿把佟碧玉赶下太后宝座,再让傻皇上发一道圣旨,褫夺了佟家兵权,赵构杀岳飞一般,岂不是一箭双雕乎?
奈何当日朝堂计议发兵征番时,佟振山耍了个大滑头,竟建议皇上派一个乳臭未甘的小太监做了他的替身。这不是以卵击石、驱羊赶虎吗?愚笨不堪的小皇上自然不会识破老贼的奸计,反而是助纣为虐、帮狗吃食,遂了老贼的愿。
当然也遂了丞相王书贵的愿。小太监带去了不少兵马,又跟去了如狼似虎的佟家二将,朝内空虚,正适合王丞相做手脚。次日早朝,王书贵出班奏曰:
“吾皇万岁,臣以为,有兵部尚书佟振山老将军者,年事已高,身体方面也是每况愈下,不如让其解甲归田。他们江南老家,山青水秀,鸭肥鱼鲜,空气也好,正适宜頣养天年。此事于公于私皆是有益,望我皇恩准。”
傻皇上一听说有人建议他姥爷回家休息,顿时喜上眉稍。他平时最讨厌这个老头,有事没事总爱扳着个脸,如果他不是母后的亲爹,早打发他回家抱孙子去了。既是有人发话,他也毫不迟疑,当即立断说:
“恩准。刷一道圣旨,着佟老将军即刻回到故地老家,饷银不可少了,另外再给他多加五百石粮食,养老去吧!饿是饿不着了,撑死可不能说朕的坏话。”
佟振山一听说要让他离职还乡,几乎没气个半死。他明明知道这都是王书贵那个老贼设的奸计,可是大庭广众之下他又不便明言。出于无奈,老将军叹一口气,只好跪下磕头谢恩。
傻皇上就有这样的好处,必要的时候可以当枪使、当驴骑、当猪卖。
王书贵略施小计,先搬走了一个。下面就是那个不可一世的皇太后了。王丞相虽是老臣权臣,但要像当曹丞相当年那样大咧咧出进汉帝宫室暂且还万万到不了那种火候。一他不可能带人去后宫抓人,二他不敢也像罢免佟振山那样让傻皇上刷一道圣旨把他母后打入冷宫。正在他焦急万分走投无路的时候,机会到了。佟碧玉小妮子自投罗网找上门来,后宫里不好好待着,偏要去碧云寺拜佛进香!王书贵和他的几个死党一合计,很快就设计出了一个绝妙方案:亲兵卫队里安**几个自己的人手。先在寺院门前挖个坑,上面布上暗道机关,算计好皇太后凤辇安放的位置,到时乘乱派人把轿子的踏板一撤,抬进宫的就没有太后了。
碧云寺方丈见朝里派人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地在寺院门口挖坑搞土建工程,甚是有些不解,便问这是为何?施工队的头儿说:“大师,不说您不知道,这是咱家皇上的旨意。过两天太后不是要来宝寺进香吗,看你们这儿坑坑洼洼七高八低的,皇上怕他母后老娘的轿子放不稳实,老太太登辇下轿不安全,就特地发了一道圣旨委派我们在此处为她老人家修一座落轿台的,你明白了吧?在此施工如有打扰还请大法师您多加担待啊。”
大法师打个稽首,点头称赞道:“好一个孝义有德的明君,黎民百姓难得遇上这么一位圣皇呀!天下幸甚,天朝幸甚,我佛幸甚,阿弥托佛。”
这一道工序齐了,下一道工序如何处置,就是谁去给猫儿的脖子上挂铃铛?
说来凑巧也是太后自找,她发了一道懿旨说因久未出宫她的凤辇年久失修,需要拉到宫外找高手匠人做一番全面的检修。再说去碧云寺山高水低,道路不平,最好把车辇改成轿辇。宫内太监里头做木活的不是没有,奈何都是半路出家的半吊子货,大活还是得出宫。王书贵这边得到了这个信息,尤如大冷天钻进热被窝,刚想睡觉就碰到枕头上,真是想啥的来啥。
最后就是如何处理皇太后的遗体。王丞相说:
“不管怎样,只要弄死就行,不行就提头来见!”
“使不得使不得!”下面的人摇手说,“太后毕竟还是太国母,砍了头颅是要犯欺天之罪的,子孙后代都不得好死。”
王丞相沉吟了半晌,最后还是犹疑不决地说:“哪咋办,挖个坑埋了,取下她满头的金银首饰为证?”
下面人点点说:“如此最好。”
计议已定,大家分头行动。派出去的自然都是些经过认真遴选,百里挑一的干练人手,叮咛了又叮咛,嘱咐了又嘱咐,弄不好这可是灭九族的勾当,谁敢马虎得?谅也不会有任何疏漏和偏差的。
王世贵诸事已毕,坐在他家丞相府里的太师椅上,前后左右四个丫头捶背揑肩、搓腿揉足。他一手端着盖碗茶,一手捋捋半白的胡须,暗自揣摸下一步的组阁方案。至于登基之事,暂且不可草率,他默念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必须等番王那儿得了手方才可行。还要分一半江山给人家呢?王丞相有些悔意,当初就不该那样大方,分那蛮驴哪一块合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