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王皇后痴情向太监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王皇后痴情向太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草草收场,起身穿衣就要离开,被皇后一把扽住胳膊,含羞笑道:
“冤家,哪里去?”
“闪人了!你刚才不是说和一个小太监睡在一起没有啥意思的吗,我走还不行?”小太监得了便宜又卖乖。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
“现在又怎样?”
“我说错了还不行吗?今晚那儿也别去,就睡到我这儿。”
“那不行,我新盖的楼宇,还没暖房哩,怎能空着?”
“潘公公,不,潘王爷,不,安儿弟弟,你想折磨死我呀!你看,这是什么?”
王皇后羞涩地掀开锦被,床单上留下一片桃形桃红。
“这怎么会呢?”小太监故意装糊涂,调侃说,“皇嫂该不是来例假了?”
“什么例假?那个傻瓜根本就不该娶老婆!”王皇后气愤的骂道。
“不会吧,皇上哥哥又不是太监,他怎么不会做那事?”小太监脸上露出坏坏的笑靥。
“你不知道,他那是聋子的耳朵,不中用的。”皇后娘娘恨恨的念道。
小太监执意又要走,皇后拦住说:
“安儿弟弟,你想气死我呀?我都求你了!”
“我怕皇上哥哥万一要是过来,碰上不方便的。”小太监随意找了个借口。
“他不来的。”皇后说,“他已经很久都不来了。御医说他的豆豆吃多了,伤了胃,这一段时间不能再吃豆豆了。”
“吃豆豆,吃什么豆豆?”小太监感到新奇。
皇后满面含羞地解释道:“皇上不知做那事,大家想了个办法,哄他光身子俯在我们身上吃豆豆。豆豆倒是吃了不少,事情一样没办成,死猫扶不到树上的。”
小太监大概猜出些端倪,感叹说:“世上事偏就这样怪,好端端的一个人偏要把人家搞残废,自己留下来一个人吃独食,却又啃不动、难消化,难说这不是天意?”
皇后娘娘说着话儿已把脏床单扯下来扔到地下,一个人躺在床上,歪过头来揶揄道:
“别冤天怪地的了,快上来和我说话。”
小太监拗不过,只好又脱了衣服重新钻进王诗媚的热被窝里。他原本就没有要走的打算,不过是欲擒故纵,为的是探探王诗媚的口风,好把她紧紧攥在自己的手掌心里。王诗媚一再地央求,全无了平时的傲慢与矜持,小太监目的已经达到,佯装心事重重地轻叹一声说:
“今日和姐姐风流快活一夜,明日被砍了头去,也值了。”
“朝中你手握兵权,宫中你又是太监总管,即便败露,哪个敢取你的性命?”王诗媚小鸟依人般紧偎在小太监的怀里,小声嘀咕道。
“姐姐有所不知,朝中有个王丞相,鹰瞵颚视,对我久存不满之心,倘若一日犯在他老人家手里,还有我的好果子吃?”小太监又卖了个关子,说了半天,这才是他要笼络王诗媚的实情呢。
王诗媚自己尚蒙在鼓里,还以小太监狗屁不通哩!遂安慰道:
“弟弟莫怕,王丞相乃是家父。改日我宣他进宫,就说你已是我的人了,他必会对你网开一面的。”
“如此,小弟谢恩了。”小太监说着就要起身下地磕头。
“别动!”王诗媚搂定小太监的脖颈,柔声说,“谁让你那么多的礼数?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
“什么条件,姐姐快说。”
“不管过去现在将来,你和谁睡觉我都不管、也不打听。但有一条,我想你的时候,你必须过来看我。”
“这个不难。”小太监点点头,然后又心犹未甘的补充说,“谁让我是天生吃软饭的命呢?”
“你才不呢!”王诗媚正色道,“听爹爹说,你在朝中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爹爹都怕你三分哩!”
“他不是怕我,他是怕我手底下的那点权力。”
“你想想,当朝宰相都怕你,你说你还怕谁?”
“原先怕太后,从今天开始以后就该怕你了。”小太监规规矩矩的回答。
“算你是老实人哩!爹爹说了,等铲除了皇太后,这个世界就平安了,以后你也用不着再怕她了。”
“为什么要铲除了她?”小太监明知故问。
“朝中有爹爹一手遮天,小皇上只不过是个摆设。内宫里没有了皇太后,我就是当然的正宫娘娘,后宫里唯我独尊,你以后也就没必要依仗那个老太婆吃软饭了。”
“当太监的人本就是主人家豢养的一条狗嘛,新换了主人还不是狗!主人看得起了多给块骨头,主人讨厌了多挨几脚,归根到底还就这么回事。”小太监唠唠叨叨发牢骚。其实他内心里已基本上掌握了这个恶毒女人的尺寸了。
“看你说的好可怜,我可不能没了你。你不像他们那些太监,你有你的优势。”王皇后搂着小太监亲了一口,回过嘴来又说,“不说那些没用的了,我们再来。”
小太监自然知道皇后娘娘要来什么,可是此时他已断然无了初来时的兴趣。但是王诗媚不依,非要缠着他重开硬弓再放箭。男人又不是女人二十四小时随时开业的。小太监虽是有物奈何情绪不佳,加上刚才已草草放了一枪,这阵一时半刻尚调整不过来。王皇后等着要货,小太监眼下又不能得罪了这位气指颐使的正宫娘娘,否则将前功尽弃,甚至还有性命之忧。他无奈又强打起精神,权当把自己的那事儿当作工具,满足下王皇后的生理需求。身处此地,他既不敢喜新厌旧,更不能得陇望蜀,他扪心自问他最喜欢的人到底是谁?答案只有一个,就是那位貌似野蛮的番家女子。那个女孩爱憎分明,爱起来就像一团火,恨起来巴不得要你死。她们同样都是十七岁,乌儿苏丹的知识和见地也不一定比王皇后差,但是她的心地单纯善良,这是王皇后所根本就不具备的。他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把亲爱的乌儿苏丹接到京城他的身边,和他那位草原姑娘过正常人的生活。
有了刚才的教训,小太监巧于应付,直到皇后娘娘心满意足,他才收场。
王诗媚打个哈欠说:“你可以回了小弟,明天如要见了哀家,千万人多处不可说走了嘴,叫哀家为姐姐呀!”
皇宫里的人都爱做假,这也是整一晚上王诗媚第一次自称哀家,小太监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大约天将破晓。他丝毫没有因为涉猎或者是攫取了美色的快感,有的只是烦躁和无奈的苦笑,甚至都有一种母鸡**了公鸡的感觉,遂无情无趣地离开了讨厌的中宫。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王诗媚自己吃了禁果儿,以后断不会在她爹面前说三道四,揭发他是赝品太监,这一点是毫无疑义的,他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王书贵如果在他的真假太监问题上做不出文章,其它方面都好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