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王丞相八面设伏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王丞相八面设伏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纵马驰骋,似漏网的鱼儿如出笼的鸟儿像脱缰的马儿,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出城门五十里,才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小太监举目一看,四周静谧,山青水碧。往左手拐弯山坡上是茂密的山林。遂多了个心眼,悄悄打马进山,隐入丛林之中,然后将马拴在树上,一人回过身来,细看路上过往行人的踪迹。
不消片刻,有十数匹马风驰电掣般奔来,到了小太监拐弯处,猛地停住,举手加额,驻足四望。
半天不见动静,为首一人说:
“这小子马快,莫非已经跑远了。”说罢,头儿扬了扬手。
随即,十数匹骏马绝尘而去。
小太监惊出一身冷汗,果不其然:老贼在自己的身上下了这么大的功夫!如按实力对比,这十数个强贼完全不在自己的话下。问题是你杀了这几个,老贼还会增加后续部队,他独力难支,能杀多少人?幸亏当时说的往南,往北有没有埋伏也未可知。如若就此回京城,相对来说要安全一些,开弓没有回头箭,好马能吃回头草?这样回去,不说王老贼耻笑,没准傻皇上哥哥都说他玩都找不到好地方玩呢!小太监思索了半天,觉得暂不能暴露前进方向,索性就和老贼折腾一段时间。小太监主意已定,扳鞍上马,朝南疾进。
刚走出约摸四五里路,迎面和刚才那一伙人相撞。那几个人是没有看到人影而又折返回来的,小太监旁若无人般地从他们中间串过。走出十几步,又回头问:
“各位大哥,前面路好走吗?”
“好走,好走,嘿嘿!”说话的正是刚才那个头儿般模样的人。
“请问你们去哪儿啊?”小太监又问。
“往南,往南,嘿嘿!”还是那个头儿搭话。
“往南怎么朝北走啊?”
“噢噢,是这么回事,”头儿分明是在找词儿,“有位伙计把东西丢了,想回去找找。”
“是什么要紧的东西,这么多人回去找?”
“没啥要紧的,算了,不找了。”头儿招呼一声,说,“弟兄们,东西不找了,丢了就丢了,咱们继续赶咱们路!碰巧和这位大哥一路,大家做个伴儿,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这伙子人唿啦一声调过马头。
“你们去南方有什么公干?”路上走着,小太监故意找岔儿搭话。
“我们去给皇上买马。”头儿不加思索的回说。
“原来是官家的人,失敬失敬!”小太监朝这一伙人拱了拱手。
“好说好说,不就是个吃饭的勾当嘛!大哥你呢?”开口说话的一般都是头儿。
“我去探亲。南方有个老姑妈,十多年没见了,想去看看。”
“大哥听口音你是北方人啊,怎么南方有亲戚?”头儿说。
“姑妈嫁到外国去,那是姑妈的事。你们去给皇上买马,怎么往南跑?没听说南方出骏马呀?”
头儿满不在乎地说:“借买马的机会出来蹓蹓,玩好了再说买马的事。”
小太监笑道:“皇上买马的钱成了你们的差旅费了,你们胆子够大的呀?”
头儿红了脸说:“大哥不瞒你说,买马是借口,实是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
“找一个太监。”
“找太监干嘛?”
“相爷府里的人传下话来,要把那个太监找到,杀了,不留活口。”头儿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在小太监的脸上瞟,一副瓮中捉鳖的得意样子。
“你往我脸上瞅什么,我又不是太监。”小太监嘻嘻笑道。
“大哥,”头儿说,“实话跟你讲吧,你一出城门我们就瞄上你了,那个太监我们没见过,可是看图形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所以就跟了过来,我们十个你一个,想跑是跑不了的。这样吧,我们也不为难你,既然是太监,肯定没有那物事。你下马撒一泡尿,如站着尿尿,尿能撒出二尺,你就走人,咱们两家无事。”
小太监笑道:“那有何难,不用下马,我尿给你看。”
小太监说罢,枪交马鞍桥,右腿横过马背,撩开袍衣就开始放水,呲出去足有一丈开外。
十来个壮汉见状顿时面面相觑,不知作何说。头儿不依,还要纠缠,说:
“大哥,不是我们不近人情,即是如此不如你一并把裤子脱了,让我们看个清楚,回去也好有个交待,没听说官身不由己吗?”
小太监斥责道:“放你妈的狗臭屁!你让我尿,我尿给你看了,你不想想没有货的男人能呲出那么远吗?你让老子脱裤子,你不回家让你爹脱裤子去!”
头儿恼了,骂道:“呔,看你就像那个狗太监,不知你从哪里鼓弄了个撒尿的家什出来?老爷有交待,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叫你脱裤子是给你留了面子,说,到底是要命还是要脸?”
小太监说:“怎么,不脱裤子就要我的命?你们是不是太不讲理了,小子们过来试试?哪个先上,还是一齐来?”小太监自恃武功高强,家什都没亮。
这些人自然知道,如果真是小太监,人家当过兵马大元帅的,武功盖世,曾擒获番女将,射瞎老单于,他们几个哪里是对手?有个老成些的壮汉怕事情闹僵果真打起来他们吃亏,遂打圆场说:
“好汉大哥息怒,我们大哥话说差了你别见怪。大家看到了,你并非太监,既然如此脱裤子还有什么必要呢?我看是算了,不要引起误会,咱们赶路要紧。”
头儿当过副总兵,仗着有几分本事,不把小太监当回子事。手执一把半长不短的大砍刀,走马过来,说:
“弟兄们闪开,让我见识一下这个阄人的手段!”
小太监平生最讨厌别人叫他阄人,本不想计较,听他说话嚣张,暗地里就起了坏主意。看看头儿走近,也不搭话,单手挺枪,分心便剌。头儿见小太监出手太快,躲避不及,刚一回身,露出了后身。小太监岂是省油的灯,枪身下翻,直朝头儿的P股上剌去,回手一扽。只听“哎哟”一声,头儿P股上的肉被勾出足有半斤多---小太监的枪尖是带倒勾的。头儿砍刀落地,人也从马背上滚了下来。
小太监刚才尿尿的姿势都没变,嘻嘻笑道:“还有要来减肥的吗?”
这些人情知不是对手,哪个还敢上前,纷纷下马打躬作揖,说:
“好汉爷爷,错都是小的们的错。冒犯您老神威,多有得罪,还望您老不要和小的们一般见识。”
小太监说:“如此说还有点礼貌,好了,老子有事赶路,不和你等计较了,闪了!”
说罢,小太监顺过那条腿,打马扬鞭,扬长而去。
这帮人吃了亏,回去不好交待,凑近了又怕小太监发火招事。稍稍给头儿包扎了一下,只好把他又抬回到马背上,远远地跟在小太监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