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花枝女泣别夫君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花枝女泣别夫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花枝惊道:“这如何是好?山中人多粮少,维持不了几天的。”
潘又安笑道:“这有何难?他们是为我而来,我撒手一走,围兵自然不就散了。”
曹花枝道:“这是什么话?你我夫妻一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眼下大敌当前,我岂肯把你往火炕里推?”
潘又安说:“区区几个小兵,安能挡住我的去路?我视他们如草芥蝼蚁一般,况且我还有事要办,也该到走的时候了,明明是他们催我上路。”
“你想你的乌儿苏丹了吧?不,我不,就不让你走!”曹花枝依在潘又安的怀里撒娇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嘛。”潘又安找不出更适合的词儿。
“那是指朋友,夫妻也能这样说?长相厮守才是。”曹花枝抓住破绽。
“我不走,难道大家一起让人困在山里等死?”
“要死死一处!”
“干嘛说这话?我们都才风华正茂,好日子还在后头哩!”
“我怕你出去有危险。”
“男子汉闯荡江山,置生死于不顾,何惧危险二字?”
“话是这么说,如果没有你了,我可怎么办?”
“先前没有我,你不照样好好的。”
“先前是先前,现在是现在,不一回事。”
“不能只顾眼前,我不出山,你的家仇,我的大恨,哪里去报?再说了,我岂可让王书贵老贼轻易杀了我?有朝一日我还要杀他哩!”
“要下山咱俩一道,多少我还能帮你一把。”曹花枝总是放不下心。
“俩人反而是个累赘,我一人单枪匹马杀他个七进七出又有何难?他们见我出山,自然就收兵了,山里的围不是就解了吗?”
“到时候夫君可不敢忘了我呀!”
“怎么会呢?你给我五年时间,那时我们夫妻相聚,从此就永不分离了。”
“当年你给人家乌儿苏丹也是这样说,可如今五年过去了,你给人家做了些啥?”不知是为番家姑娘打抱不平,还是也有自己的苦衷,曹花枝抢白说。
“那是我还小,只是信口一言,如今是成人了,说话自然负责些。还有,我不是到如今也没有忘记乌儿苏丹吗?”
二人还要说话,秦、林二将等不住,从前山赶了过来。女兵小声在屋外秉道:
“小姐、潘将军,二、三寨主在大厅等候你俩多时了。”
潘又安搂着娇娘的脖颈,朝外笑道:“只不过是封锁了路口,又没打上山来,急什么急呀?”
小姐说:“郎君,起身吧,如此缠绵让两位兄长笑话。”
潘又安道:“不行,乘敌立足未稳,我即刻打马出山。这一别山高水长,不知何日咱夫妻俩才能得见,所以临行前我还要和夫人再亲热一回。”
小姐不允,笑斥道:“没羞!两位兄长在前厅候我二人,我们却在这儿做好事,岂是做人的本份?”
潘又安说:“待会他们知道我马上就出发了,会理解的。”
小姐无奈,只得依他。
正运行之间,小姐道:“夫君,我肚子里怕是又有个小太监了。”
潘又安一惊一喜,急忙停下动作,说:“我儿干嘛要叫太监?”
“龙生龙,凤生凤,宦官的儿子自然是太监了?”曹花枝戏谑道。
“以后谁要动了我儿的小鸡鸡,我把他全家的男人统统阄了,包括猪狗公鸡,让他们也断子绝孙一回!”潘又安发狠说。
小姐催促说:“夫君你快点,外面有人等,我心不在焉的。”
“急什么?让他们稍等片刻,天又塌不下来。”小太监仍旧在不慌不忙的操作着。
“我怕官兵万一攻上山来……”花枝小姐犹豫道。
潘又安安慰说:“不怕,日前我观察过地形,此山易守难攻,若要攻破此山,最少需五万雄兵。况且兵权尚在我手,他一个府衙总兵,能有多少人手也敢贸然上山?”
小姐不禁油然赞道:“夫君果是帅才,日后定有出身!”
“我才不希罕哩!”潘又安向往的说,“到时候等我杀了王书贵,替你报仇雪恨,也替皇家整顿好江山,我就该归隐山林躬耕农作了。”
“我也等着那一天哩!我也喜欢田园生活。”小姐赞同说,“不知你的乌儿苏丹肯否?”
“嫁鸡随鸡,她岂有不肯之理?”
“夫君你真好……”
小姐的话没说完,潘又安山洪暴发,一泻如注。
潘又安收拾停当,外着白袍,内藏铠甲。胯下白龙神驹,手执勾魂长枪,俨然一副英武的美少年形象。曹花枝不舍,猛地扑向前去,紧紧抱住小太监的下半身,两行热泪盈眶,泣不成声道:
“万望夫君多保重,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呀!”
小太监俯下身,轻轻拍打拍打爱妻的后脑勺,仰天一笑,慨然道:“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视生死如当阎君府上做宾客,爱妻何作此儿女态?潘又安不死,绝难忘记小姐待我山高海深之大恩。爱妻快快撒手,咱俩就此别过,看我去击杀贼兵!”
小姐被几个女兵搀扶起来,见潘又安就要打马下山,泪流如雨,声嘶力竭地娇声从他身后喊道:
“将军勿忘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