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子午村恶徒逞凶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子午村恶徒逞凶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叟进门之后,指着鲜世保的鼻子就骂:“你这个没上没下、少廉寡耻、丧尽天良的畜牲,你爹没了,我替你爹来教训教训你!说,你把人家一个过路的客人绑起来还想杀了人家,你没王法了,你想翻天啊,这是死罪,你知道不?”
说罢,老叟挥拳就打。鲜世保躲过,顺手拎住老者的衣领,就势一掌打过去,老者站立不稳,仰面跌倒在地。
村姑不依,放下灯笼,扶起舅舅,回身斥道:
“哥哥,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你没吃没喝了找舅舅,没钱没粮了想舅舅,舅舅说了你几句,你竟敢打舅舅,你还是人吗?”
鲜世保从怀里摸出一块石头,嘻嘻笑道:“妹子,过去咱家穷,我不得不仰仗这个老家伙,所以处处谦让他三分。今儿哥哥我发财了,以后用不着再和别人低三下四。来,这块石头给你,拿去玩去!”
“我不要,我嫌脏!”村姑扭过头去。
“脏,脏什么?你没见白天那个小白脸,人长得水灵,穿得又整齐,他的东西怎么会脏呢?”鲜世保大言不惭的说。
“戴在人家身上干净,放到你手里就脏。呸,就不要,送给你的心上人去吧!送给你哪些婊子去吧,休想给我做人情,姑奶奶才不希罕哩!”小太监没料到村姑一张俏脸竟有这样一张利嘴,说出话来如此刻薄。
“你个小贱人,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着你是我亲妹子,今天老子就要了你的小命!莫不是你相中了那个小白脸吧,你怎么总是替他说话?即便你看中了也没用,少时我的几位兄弟就要把他拉出去活埋了。你想和他好,也等下辈子吧!”鲜世保本是村中流氓,言语中更显厚颜无耻。
小太监几次要出去都被老太死死拽住,老太还悄悄对他说:“他们只不过是吵吵嚷嚷几句,没有什么大事,你一旦出去就有性命之虞。”
“我怎么替人家说话了?我是替理说话。人家一个过路的,你把人家无故杀了,他家中的父母妻儿老小谁养活?”
“你想得还挺周到,他是你什么人,我是你什么人?我算看清了,你和那个老混帐老刁婆都是一路子货,吃里扒外的东西!”
“和你这种人简直无话可说,母亲成了老混帐老刁婆,我问你,没有爹娘,你从哪儿来?”村姑越说越气,扬起手对着鲜世保的脸颊就是一耳光。
鲜世保当着他众多朋友的面受了这一掌,失了脸面,顿时恼羞成怒,回身进屋,掣出一把剑。
潘又安当然认识,此剑为曹花枝所赠,剑名曰昆仑,乃是古代名匠莫耶所铸。据曹小姐说,此剑家父所留,剑锋锋利无比,可断金截玉,削铁如泥,临行时送他让他带在身上做护身用。小太监今晨才拿到手里,尚未有机会使用呢,没想到却作成了鲜世保杀人的凶器。由此,小太监胸中生出一腔怒气,他已存杀人之心,如此恶贼,留在世上上无用,浪费粮食不说,还给善良百姓增添许多心理上的负担。
鲜世保举起宝剑就剁,村姑不避,舅舅不忍,挥手一挡,斥道:
“你这丧了人性的东西……”
舅舅话未说完,一条手臂已分作两段。舅舅手捂断臂,仍旧破口大骂不止。被鲜世保上前复一剑,结果了性命,嘴里骂道:
“一进门你就啰啰嗦嗦,不就是借你几个钱花花吗?这两年你的气我算受够了,舅舅又不是老子,老子死了,又多出一个管闲事的。再叫你多管闲事,这就是多管闲事者的下场!”
小太监纳闷:鲜世保的几位朋友,人家家中出了人命,他们怎么都不出手相劝呢?都是些什么人哪?他当即决定出面做个了断,谁知自己的双腿被老太死死抱定,老太人已昏晕过去了。
村姑见舅舅被杀,先是一怔,待醒过神来,嚎啕大哭着扑向哥哥,泣声骂道:
“我也不想活了,你这个狗畜牲连我一道也杀了吧!”
鲜世保杀红了眼,全忘了骨血亲情,看看妹妹向自己冲来,不由分说,举剑就砍。
“兄弟且慢!”
此时天已大亮,小太监看到堂屋里走出一条壮汉,黑脸膛,虬须胡,黑眉大眼,鼻高口阔。头顶胡乱挽个结,穿青挂皂,腰挎长剑,足蹬软底布鞋,不用看就是个练家。虬须胡一亮相,后面几个亦是鱼贯而出,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站了小半个院子。小太监数了数共是七位。虬须胡说:
“兄弟,这个给我留着。”他指了指村姑。
“瞎了你的狗眼,你让我上山当土匪,做梦去吧!”村姑毫无惧色,厉声骂道。
虬须胡就要发作,鲜世保趋前一步,说:
“带我妹子上山,咱事先可没说好这一条。若是如此,还要多加些钱与我。”
“放你娘的狗屁!”虬须胡翻脸骂道,“留给你的银子足够你花一阵子的了,还要怎地?如不是我挡得快,你杀了不更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人。你不能用,还不让别人用?真是。”
“我哪里是要杀她,我才捨不得哩!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她一下罢了。我的妹子,这等成色,你们都见了,附近哪里去找?不知要卖多少钱呢!”鲜世保讲起了价钱。
“好好,我娶了你的妹子,咱们就是亲戚了,再怎么样也不好红了脸。这样吧,我再分给你五两银子,如何?”虬须胡先让了步。
“才五两?不行不行!”鲜世保头摇得货郎鼓一般。“前几日,有人都出到五十两呢!”
“算了,不和你扯闲谈了。弟兄们,我们走,那个小丫放到我马背上,你们再去草房提那个小白脸。”
“我死也不跟你们去!”村姑说罢一转身,猛力朝墙上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