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新婚夜小太监仓皇出走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新婚夜小太监仓皇出走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坏坏的一笑,说:“我可说了?”
鲜爱莲含糊羞一瞥,道:“说呀!”
也是一个新郎新娘新婚之夜的故事。小太监讲起了他的“故事”:
但凡新婚之夜,新郎新娘断不了干那事。那晚有俩贼,墙上打了个洞,想穿墙而入偷东西。这洞巧不巧正好打在新郎新娘的床底下。一小偷刚把头伸进洞里,听新郎问新娘:“进了没?”新娘说:“进了。”“进了多少?”“刚进了个头。”
小偷一听不对,立马抽身而出,对另一贼说:“大哥,不对,他们好像已经发现了,正在瓮中捉鳖哩!”另一贼不信,犹豫道:“不会吧,怎么就发现了呢?我们又没发出多大的响声,我去试试。”说罢,另一贼把头又伸了进去,正巧又赶上新郎问新娘:“又进了?”“又进了。”“进了多深?”“比刚才深了许多。”
这贼一听,出溜一下,退出身子撒腿就跑,边跑边嚷:“兄弟放快,要不然就来不及了!他们这一家贼得很,专门在磨道里等驴呢!”
俩小偷跑出很远,也没见有人追来。他们回去一商量,觉得情况可疑。为了弄清虚实,看这家的人是否把他俩认出来了?以便有个防备。因而他俩决定再到这家去走一遭。第二天,俩小偷化妆成卖李子的,挑了一担李子,到了这家门口高声吆喝卖李子。
新郎新娘听到大门口喊有李子可卖,图个新鲜,也出来凑热闹。新娘一猫腰,拣了两个最大的李子,站起身来指着李子扭过头去问新郎:“这俩像不像昨晚那俩(卵)?”新郎当着生人的面不好意思,脸一红,说:“像,不止是像,简直一模一样。”
俩贼一听,扔下挑子就跑。
鲜小姐被角遮住脸,花枝儿乱抖,格格笑个不停,末了问道:“有那么倒霉而又蠢的贼吗?”
小太监说:“骂小偷的话,能有什么好字眼?”
“公子再讲一个。”爱莲住了笑央求道。
“实是不能再讲了,等我的事情办完之后,天天陪着娘子在家讲故事取乐子。”
“公子有多大的事需要五年才能办成?”
小太监俯下身去亲吻了爱妻一下,刚才是两口变成一个“回”,这次是两口幻成一个“口”(加层)字。然后换了脸色,郑重其事地说:
“娘子,我非是常人,乃是朝中大臣出来游玩受奸臣迫害,因而亡命狂奔,昨日是路过你村,现在即刻就要动身,若到清晨再走,怕是脑袋已然落地。”
小太监如此这般,把身己的身世经历何来何去以及目前的处境大致讲了一遍。
鲜爱莲小姐惊出一身冷汗。
“你后悔了吗?”小太监问。
小姐摇摇头。
“你怕了吗?”
小姐又摇了摇头。
“你怎么不说话呀?”
“我为你的安全耽心,五年当中我时时为君提心吊胆,这日子你让我怎么过?”鲜爱莲一脸愁容。
“我回朝之后即刻派人给你送信来,不用你日日操心的。”小太监安慰道。
“王书贵那个老贼怎么那样坏呀?”
“按说他好像还是我的爷爷哩!”
“有爷爷这样对待自己的亲孙子的吗?”
“不说了,我的娇娘子,没时间了。”
“我还想再来一回,你让我等那么久。”小姐怕羞,用被角盖住眼睛。
“我很想,也特想,但我不能。”小太监含笑说,“马匹我昨夜就没卸鞍,所有我用的东西也都在马搭子里头。一只金镫我换成铁镫了,金镫留给你们置办些田产,应付五年,到时我准定来接人。”
小太监说罢,又给了妻子一个香吻,然后急速穿衣下地。
鲜小姐跟着起来,说:“我去给你准备些食物。曹小姐怎么那样粗心,一把宝剑能顶吃喝?”
小太监摸索了半天,除了不能送的,也没有拿得出的。稍一犹疑,一下腰从靴子里抽出那把御赐的匕首,说:
“莲子,这个给你。”
“不要不要,哪有女孩子玩刀弄剑的?我又不会武,要给就给那块石头吧!”鲜爱莲摇头说。
小太监犯了难,不是说石头值钱,而它是另一个心***送的,而今转手送人,这样对人不礼貌。
“舍不得了吧?算了,我不要了,只要你心中有我就行!”小姐揶揄道。
“我忘了告诉你,这是那个番家姑娘乌儿苏丹送的。”
“我也忘了问你,你打算今生娶几个老婆,我该不是最后一个吧?”
“说不准,随缘吧,看老天爷怎样安排了……”小太监嗫嚅道。
爱莲小姐莞尔一笑,娇嗔道:“没羞!”
小太监刚刚跨上马背,忽闻远处人喊马嘶,隐隐见有大批人马踊来。小太监弯下身和爱妻一个亲吻,然后扬起头来双手抱拳道:
“娘子,就此别过,以后多保重!”
“夫君,你也要多保重呀!”小姐不禁潸然泪下。
小太监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