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上官雪儿一见锺情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 上官雪儿一见锺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监考官手里拿了只大喇叭筒,站在台前亮起嗓门高声宣布考场纪律和规则:
第一、比箭法,射中一箭得十分,射中三箭得三十分。
第二、比赛马,取前二十名的成绩综合累加。第一名得二十分,第二名得十九分,第二十名得一分。
第三、比武,刀枪剑戟等不许自带,统统没收,每人发一支木棍,上面绑上毛刷,沾上各色油漆。着深色衣服者对方为他沾白色油漆,反之一样。
第四、三样成绩合并,取前十名。
虽然有百十个应试的准新郎,但不消半天时间即考察完毕。小太监恰恰在孙山之前,得了个第九名。不是他箭法不好,也非是他马跑不快武艺不精,实是他有难言的苦衷,不敢太抛头露面。
然后,这十名准新郎集体到大食堂吃免费午餐。伙食是四菜一汤,主食是馒头花卷米饭管饱。条件是不许饮酒,酒醉怕误事,以免影响下午的比赛。四菜是一碗酿皮子、一盘红烧肉、一盆萝卜粉条沌蘑茹,一盘手抓羊肉。汤有几种,自己随便挑。
小太监屠门大嚼,大块朵頣,竟然把他的那一份吃了个精光,还稍欠点,又多喝了两碗汤。皇宫中一个赫赫有名的大太监总管,混到今天这般模样也算是老天爷又和他开了一次玩笑。不过这几天他实是太辛苦,哪一餐饭都赶不到点子上,真正饿坏了。在宫中他是太监的身份王爷的命,出了宫就成了叫化子打狗,边打边走了。
不说小太监吃相不好,回头再来看看这个双龙大寨。双龙寨据说是因为屡出双龙石而得名,而石头又不是出在山上河里。说来也怪,这里的牲畜每年宰杀几乎都要出块石头,牛身上的石头叫牛黄、马肚子里的石头叫马宝,驴身上也出石头,莫非也叫驴宝?更奇怪的是,所有动物的石头从肚子掏出来时,上面均有两条龙的花纹,双龙石因而远近闻名,镇子也就改成双龙镇。
双龙镇往上有座山叫作怪兽山,半山上有块洼地,位置极佳,地面又宽阔。据传汉朝大将霍去病西征匈奴时曾在此驻扎过部队,大军凯旋之时,霍将军担心匈奴兵再来骚扰,留下五百人马驻守此地。外可以监视匈奴的动向,内可以保护这一带的居民安全,有情况也能及时向朝庭驰援求救。年长日久,匈奴由西转向了北地大漠,这块兵家必争之地就成了一处死水潭。由于双龙镇气候变幻无常,不适宜农作物生长,当地人的主要生活来源主要便是河里淘金、山上采矿、林中打猎。霍去病留下的那支部队也早已是面目皆非,就地消化,军转为民,说当地语言,着当地服装,唯一保留下来的的就是姓氏。
许多年前,唐朝薛丁山征西时,循着古道又到了此处。也是看到此处山势凶险,易守难攻,临行前也委派了一名官员……
简短截说,眼下管理双龙山事物的不叫镇长,叫寨主,是位汉人,名叫上官豹。他不从朝庭那里领俸禄,也不向州衙部门要钱粮,而且还定期向州衙部门上交一定的税款。条件是州衙不管他们的日常事物,不管他们的人事罢免,一切由他们自己独立处理决定。
上官豹盘据弹丸小镇,夜郎自大,偏安一隅,过着土皇帝般的日子。老寨主样样事遂心,唯有一件不如意,就是他的几个老婆里头统统不争气,没有一个给他生下一个带把的娃儿,清一色的女裙钗。把他家的,哪根筋出毛病了?他常常自哀自叹,怨天尤人。眼瞅着自己一天天老将至,夫人们即便是再生下来也已经于事无补了,上官豹当即立断,决定在女儿身上下功夫,就是抢新郎!抢来的新郎事先讲好的,生了儿子姓上官,生了女儿随父姓。然后女婿里头挑一个能干的,把爵位让给他,女婿还能把江山带走?最终还不是他上官家的天下!
所谓抢,也不是真抢,主要还是选,选好了再抢。大女儿、二女儿都已经抢到了可心的丈夫,三女儿刚长大成人,也已到了“抢”的时候。有道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他早早就发布信息,附近州县俱已通知到,只要武功好,人体面,有没有文化都在其次,家庭背景也不必多计较。
正当他各方面都已准备齐全,即将开选之际,上司署衙送来一纸公文,言明有一在逃钦犯,本人太监出身,会武功,五官整齐,名叫潘又安,顾名思义,确实也有潘安之貌云云(详情见图像)。倘若该犯窜入他的领地,让他协助捉拿归案,奖赏是免除三年赋税。
老上官钱财上尚不是很在意,心想人家来不来还难说呢?正犹豫间,忽有兵丁来报,有一骑白马的少年上山进寨,模样酷似上差递来公文上的那人……
上官豹一时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即刻动手还是等选婿之事办完之后再着手拿人。正在这时,三女儿上官雪儿急匆匆赶到,进门就依在他怀里,搂着他的脖子,说:
“爹爹,我看明天的会就算了!女儿刚进寨时看见一骑白马的少年,你没见那人,气宇轩扬,像貌奇伟,必是前来参加比武招亲的,女儿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少年,爹爹把他招来就算了,还搞什么花架子?”
“你说的可是此人?”上官豹令人拿出上差送来的图像。
“正是正是,爹爹真好眼光,你也留意到这个少年,把他的图像都着人画来了?”上官雪儿欢快的说。
“不行不行!”上官豹头摇得跟货郎鼓一般。
“为啥呀?”
“他是个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