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上官雪欲识丈夫真面目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上官雪欲识丈夫真面目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老上官见女儿绑走了小太监,不禁暗暗叫苦不迭。这个丫头性如烈火,天不怕地不怕的,一向忍性惯了的,如若发现太监是个赝品还不当场活宰了他?杀个人倒不是什么大事,况且他又是在逃的钦犯。问题是洞房里杀人亘古未闻的奇事,一旦传扬出去这丫头以后如何再嫁人?如今这事他也无可奈何,洞房里闹新房老丈人总不能横加干涉,也跟着去凑热闹吧?
上官雪先到的新房,檀香木椅子上一坐,喝了一杯茶水之后,使女们才把小太监架回来,还是装到麻袋里抬来的。小姐吩咐两个贴身丫头把大门闩好,没有她的话任何人也不许进来。然后才正襟危坐,P股都没抬一抬,揭开三泡台盖碗茶轻呷了一口,把茶碗子往桌上重重一墩,厉声道:
“麻袋里的人听仔细了,你到底是男是女?”
“小子打娘肚子里生下来就是男人。”麻袋里传出来的声音。
“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怎么了?公狗能变成母狗?”
“公狗倒是不能变成母狗,男人却能成为阄人!我问你现在是不是男人?”小姐怒不可遏,气愤的拍了拍桌子。
“有这么问话的吗?”麻袋里传出不满的语气。
“我问你是不是,是不是让人做了、哪个?”雪儿毕竟还是个闺中少女,说到那话儿时难免脸红心跳说话吞吞吐吐。
“哪个呀?”麻袋里的人越在节骨眼上越是故意装葱卖蒜打马虎眼。
“你是傻子呀?”雪儿的脸涨得更红。
“傻倒不怎么傻,你问得不清不楚,叫我如何回答?”
“我问你是不是当过太监?”小姐终于找出一个便于启齿的词儿。
麻袋里的人分明是一怔,稍一停顿又说:“当没当过太监不好说,反正我是男人。”
“你一口咬定说你是男人,你说你有什么男人的证据?”
“这好办!”麻袋里的人嘻嘻笑说,“小姐你放我出来,一看便知的,这太简单了!”
“你还笑?你死到临头了,还有笑的功夫?”小姐怒斥道。
“我为什么要哭?娶媳妇入洞房,一辈子能有几次这样的好事,高兴都来不及呢,哭什么呀我?”麻袋里的人仍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口气。
“呸!你还娶老婆?你有资格娶老婆吗?”小姐娇斥道。
“小姐,快放我出来吧,我都快要憋死了!憋死怎么和你拜堂成亲呀?”小太监在麻袋里故弄玄虚的大喊大叫道。
上官雪儿还在犹豫,俩丫头努努嘴,小姐说:
“放你出来条件其实很简单,你要是男人就和我拜堂成亲,你要不是男人就……”
“小姐快放我出来吧!有什么话等我出来再说好不好?”小太监在麻袋里央求道。
小姐使个眼色,俩丫头匆忙过去解开麻袋口儿。因为人是用绳子绑着的,口儿开了,人还是出不来。俩丫头拽着麻袋底儿往起倒,用了好大的劲,怎么也提不起来,一丫头说:
“沉得跟个死猪一样,怎么出来呀?”
雪儿小姐横了说话丫头一眼,责备道:“怎么说话呢?”
丫头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忙伸了伸舌头,扮了个鬼脸,再没敢吱声。
上官雪起身走上前去,帮着俩丫头往外放人,一个扽住底帮,两个往外拽,总算把人拉了出来。小太监双手反剪,两条腿也绑得紧紧,真如捆猪一般。小太监呼呼喘着粗气,侧着身子躺在地下,说:
“小姐呀,绑也绑够了,抢也抢来了,折腾也把我折腾苦了,连绳子一道也帮我解开吧!我又不跑,你们这儿壁垒森严,我人生地不熟的,想跑我也跑不了啊!再说了,小姐绑我来是拜堂成亲的,又不是要杀我,我干嘛要跑啊?这阵我口渴难耐,嗓子眼冒火,让我起来喝口水吧!早知道娶个媳妇这么难,我压根就不该来的。”
听小太监啰里啰嗦半天,小姐也有些不忍,这才走过去亲解其缚,言道:
“冤家,你给我听清楚了!非是我狠心耍你,也无意让你在这儿活受罪,你想想谁家女孩洞房里招个太监进来,岂不让人耻笑一辈子!绳子我给你解开了,丑话还要说在前头,你如真是太监,我定杀你不饶,然后我也进山当尼姑去,这辈子不嫁人了!”
小太监活动开手脚,大咧咧走到桌子前,端起小姐的盖碗茶咕咚喝了一大口,还是刚才在麻袋里的那种语气,嘻嘻笑道:
“有那么严重吗?还说我傻,你才傻呢!你不想想,明明你们这儿比武招亲,我如果是太监混到准新郎的队伍里算怎么回事?这不是猪八戒照镜子当面出丑的事吗?”
小姐想想有理,遂忍不住噗哧一笑,说:“你要是真男人,我就和你拜堂成亲,结百年之好。”
“这还有假呀?这事儿别人能哄过去,小姐本人岂能哄得
过去?”小太监两手抱着茶碗,边喝水边挤了挤眼睛说。
小姐立刻满脸通红,含羞道:“官人,如果我有错,明天我给你陪礼道歉,磕头下拜都行。”
“这就不必了,入乡随乡,草帽戴上,咱也不能坏了你们的规矩不是?”小太监嘻皮笑脸的说。
上官雪对两个贴身丫头吩咐说:“你俩帮着官人先去冲个澡换换衣服,然后传下话去,让下面的人准备好了,我立马和官人拜堂成亲!”
老上官听女儿要和小太监拜花堂了,悬着的心落下来一半,还有一半悬在半空:小太监使了什么花招,哄信了小姐?拜堂之前,让一个黄花大闺女脱了裤子去验夫真伪,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可是公文上明明写得是钦犯太监呀,难道皇上也会说假话?此时此刻,他也别无良策,只好安顿兵士,层层包围小姐绣楼,一旦有风吹草动,小姐那里喊冤叫屈,立马冲进洞房,把那个太监剁成肉泥,装进麻袋里扔到山上喂狼去,至于圣旨公文、捉拿钦犯之事,他才不管那么多呢!皇家事再大,也大不过他的心肝宝贝,他心里只有自己的女儿。
送走客人之后,小太监殷勤地搀扶着小姐,俩人双双对对亲亲蜜蜜二进洞房。
上官雪急于想辨清真伪,她刚趁无人时曾偷着问两个帮洗澡的丫头,俩人摇头说:“姑爷鬼得紧,他就是不脱裤叉子,因而她们什么都没看到。隐隐约约的,好像有,又好像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