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赝品太监

潘又安被征召入宫,在净身的时候被人做了手脚,得以保住健全的身体。只因这一疏漏...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新婚夜官兵捉监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一章 新婚夜官兵捉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小太监卖关子故弄玄虚,一会儿要喝茶,一会儿要吃夜霄,一会儿又倒背着双手装模作样地仰头抬脸欣赏新房里墙上的字画,还指给小姐说:这个是唐伯虎的真迹,那个是王羲之的手笔。要不就是说家俱的成色,新房的布置,指天画星星地说得天花乱坠。磨磨蹭蹭就是不上床,一点都没有新郎倌的急火劲儿。
小姐心里一沉,脸上不便作色,柔声劝道:“官人,时候不早了,快快上床安歇了吧!”
小太监呲牙一笑,说:“娘子何必这么心急,有肉还怕吃不到嘴里?”
“不,我让你现在就上床!”小姐故意撒娇说。
“我知道娘子对我总是不放心,怕我是个赝品。好吧,恭敬不如从命,我上来了,娘子可要当心啊!”
小太监说罢,开始一件一件脱衣服。先脱了大衣,又退去外衣,蹬鞋抹袜。这儿摸摸,那儿瞅瞅,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光这套工序就耽误了几乎小半个时辰。
小姐心急如焚,火辣辣的眼光虽然不敢正视,却是一直在用余光偷窥。小太监最后剩了个小裤头儿,半尺蓝布罩着,红烛灯光影影绰绰,新郎倌躲躲闪闪,她什么也没看清。
小太监刚刚钻进被窝,上官雪便急如星火般地把手伸了过去。新郎倌却明知故问:
“娘子你找什么?”
“我找什么?你说我还能找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果我误嫁个太监,这辈子不就算完了!”小姐笑嗔道。
“你说对了,我真是太监。”潘又安正色说。
“什么什么,你说什么?”上官雪一骨碌从床上翻身爬了起来。
“你慌什么?”小太监坏坏的一笑,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嘛!”
小姐不依,声色俱厉说:“你把话说明白了,嫁一个太监在床上,我怎能不急?”
“我太监是太监,但我这个太监和别的太监不同。”
“有什么不同?”小姐急问。
“我比别的太监多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就是你想要的东西,不信你往这儿摸摸。”小太监抓住小姐的小手,引往他的胯下。
小姐刚一触及那物就火烫一般急忙挣扎松开,然后又款款地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回到那儿,轻轻地抚摸着那只可爱的小兔儿,她的眼眶里顿时盈满了泪花花。她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总算皇天开眼,让她嫁了个设备齐全的男人。
“这下你放心了吧?”小太监做了个鬼脸,嬉笑问。
小姐含着眼泪点点头,笑道:“官人,你真好!原来你不是太监呀?”
小太监不由分说,腾一下跨上小姐的身子,嘴里却说:
“没骗你,其实我就是太监。”
小姐娇吟一声,语无伦次地说:“我才不管你太监不太监呢!只要你有…哎哟…那个就行。”
恰恰正在这时,突然间院内喊声震天,灯笼火把照得窗格子通明发亮,火光一闪一闪的,尤如白昼一般。有人敲门,说话的是上官雪的使女:
“小姐,来了大队官兵,说是要捉拿钦犯小太监的。”
“妈的,来的真不是时候,再晚一刻也好。”小太监放缓了动作,瓮声骂道。
上官雪把双手使劲撑住丈夫的前胸,笑说:“官人,算了,这阵我心不在焉、心惊肉跳的,能干成什么事?不如你稍等片刻,等我打发了他们马上就来,你刚刚不是说有肉还怕吃不到嘴里吗?”
小太监截住说:“他们不是来抓太监的吗,我出去让他们抓走我好了。”
“敢!”小姐边穿衣服边说,“谁敢动我夫君一根头发,我就取了他的项上人头!”
“让我藏在被窝里当缩头乌龟,我不干!好像我怕了谁了?”小太监逞强说。
“官人,你稍迷糊一会,我马上回来。听话,好好给我在床上躺着,不要动,该你出面的时候我自然会让你出面。”小姐说罢,一溜烟儿匆匆走了。
领兵的头儿又是冯金刚。
老冯秉承丞相的手谕,外夹带些个人的私心杂念,因而在捉监行动中格外卖力。这一次行动关乎着他的锦绣前程和身家性命,如成功必辉煌,如失败便遭殃。不说小太监放不放过他,就王书贵这一关他也过不去。在受到王丞相的提拔重用被委任为捉监行署副总指挥之后,他便怀知遇之恩决定破釜沉舟誓与小太监决一死战、分出个男女。每回,小太监的行踪他几乎是了若指掌,奈何总是晚了半步。通辑文书张贴上的悬赏金额已经攀升到一千两黄金,提供线索者五百两,协助捉监者八百两,捉拿归案或是力斩小太监于马下者一千两。
重金悬赏各有利弊。有见利忘义者甚至把自己的老婆冒充太监送交官府,言称这就是他们要的那个太监,不信可以脱裤子查验,绝对是经过净身的。这期间还有人送来不少二尾子和生殖器有毛病者甚或个别石女……
老冯把这些繁杂的事物统统推给书呆子文世昌和傻子狮子头,自己则轻装简从,一直紧紧地跟在小太监的P股后头,不怕他飞上天去。
落选的九位娇客有八个(其中一位因过度忧伤神经上出了点毛病)联名向府衙密报小太监刚刚窜入双龙山寨,并与寨主的女儿上官雪于当日拜堂成亲。
知府不信,并掴了报信者每人一个共八个耳刮子。说他们因妒成仇,争风吃醋,不正确对待落选的事实,多检查个人方面的原因,反而行打击报复、嫁祸于人、无中生有之能事:太监能拜堂成亲,岂不等同于马生蛋驴打鸣吗?
八位倒霉的报事者,一两赏金没捞着,还差点没定成挟嫌诬告、冒领官银、无事生非等诸多罪名,一个个抱头鼠窜,刚一步出府衙大门,就碰上冯金刚的小分队。
冯金刚虽然知道小太监的太监身份,因为他见识过小太监在马上撒尿的英姿,对此他耿耿于怀,所以他一直怀疑小太监是赝品。半斤P股肉的事就不说了,一是羞于启齿,二是战场伤害在所难免,计较不得的。如今他则是秉公办事,捉拿太监义不容辞。他一听小太监要拜堂,往日的蹊跷一并袭来,嘿嘿一笑道:癞蛤蟆成精了,他既然能尿尿,为何不能搞女人?事不宜迟,冯金刚向知府那儿借了一些人马,草草扒了几口饭,便连夜奔袭双龙山。